第112章

推荐阅读:都市鬼谷医仙我真要逆天啦疯狂炼妖系统诸天之从新做人超强兵王在都市奥特时空传奇仙道独尊影视世界当首富极品全能学生电影世界诸天行

    不化骨、伏尸、浮尸。

    花主听完后久久沉默,宛如陷入某种回忆,记忆中的一些隐秘在这一刻隐隐连接了起来。

    而封不平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并没有说尸鬼还有更可怕的存在,并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有必要。

    浮尸之上自然还有更可怕的存在,飞行夜叉、魃,乃至于犼。

    但封不平没有说。

    因为他并不觉得这个世界会出现这种可怕存在,要知道哪怕是梦境记忆世界,最强大的尸鬼也就是飞行夜叉一级,更强的只存在于传说中,存在于封灵师的记录中。

    而这一个世界,灵气复苏的状态远远没有达到梦境记忆中的那么强,根本没有滋养更高级尸鬼的土壤,能够产生浮尸一级就已经很让人不可置信了,更别说浮尸,乃至于更高级的尸鬼了。

    当然了,关键也是封不平不好解释更高级的尸鬼,想要说清楚,那么必然会暴露他的一些秘密。

    不过就算如此,这个猜测也足以让花主消化很长一段时间就是了。

    要知道,以如今捕灵人世界的整体实力而言,别说浮尸,就算是刚刚画面中的伏尸,也已经是无解级别的存在了,堪比引路人这种可怕存在。

    而在花主沉默思索,消化封不平说的内容的时候,封不平自己也在思考,思考刚刚的画面。

    画面中的尸鬼,封不平判断是浮尸一级,而画面中的女孩,明显就是花主,而那一位男子,其实身份也不难猜测了。

    根据封不平了解到的一些模糊线索,花主曾经是接引之花上一任的花主的弟子,五年前因为某些原因,上一任花主推移,将花主之位交于现在的这一位花主,之后上一任花主边销声匿迹,当时这还引发了捕灵人世界的一场震动,发生吴昊身上的悲剧也是那个时刻,那时候老花主甚至于都无法分身出来管理这种事情,再联系那副画面,如果猜测不错的话,画面中的那一位男子,应该就是上一任花主了。

    而且,刚刚封不平可是亲眼目睹了那男子手臂的漆黑,那是被尸鬼感染的情况。

    不过这些秘密,封不平都不想去追究,毕竟过去的已经过去。

    他真正在意的,是画面中的那个地方。

    荒芜的义庄。

    义庄,而且还是在荒芜之地,而且停放着那么多棺材,在这如今这个时代,是非常少见的,甚至于他根本就没听说过这种地方。

    那么,这个义庄,到底是什么情况?

    “被保护起来的古老的遗迹吗?”

    “还是说……”

    封不平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只有两个。

    一个,那就是被国家保护起来的一处遗迹,毕竟这种义庄,本身也算是一种遗迹,只要有着一定文化价值,是会被保留下来的。

    不过这个可能,封不平觉得不大。

    因为就算是这种遗迹,如果被保护起来,也不可能如此破旧,甚至于其中的棺材都没有任何处理的痕迹,加之位处于荒野,明显人迹罕至,这就更加不可能的。

    那是一处真正的荒野义庄,这种义庄本身就建立在荒芜的偏僻之地,在古老时代也是用于客死异乡等情况死亡的人的一个临时归宿……

    那么,就是后一种可能了。

    封不平的脸色很难看。

    他之所以在意画面中的尸鬼,原因有二。

    其一,尸鬼的等级达到了伏尸一级,无比危险,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只要察觉到了,封不平都不可能不注意,最少也要心中有个认知,避免以后爆发一无所知。

    其二,因为尸鬼的可怕,他非常清楚,以如今的捕灵人,是根本无法处理这种等级的尸鬼的,那么画面中的存在,必然存在着。

    基于以上两点。

    而如果,画面中的尸鬼,存在极大隐患的话……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封不平就不寒而栗。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因为在封不平分析之后,排除第一个可能,后一个可能……

    “特殊鬼蜮中的重叠空间!”

    瞳孔收缩,他想到了梦境记忆中的某一短画面,严格的说,是某个关于灵异的记录。

    鬼蜮重叠空间!

    这是一种类似于老罗的鬼门世界一样的存在。

    但是和鬼门世界又有着一些地方存在差异。

    老罗的鬼门世界,可以模拟出其他场景,借此封印灵异的化身。

    但这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虚假的,鬼门这种能力更像是列车站灵异的重叠鬼蜮的进阶版,而且以鬼门的这种能力,也无法承载尸鬼这种具备实体的且强大的存在。

    而鬼蜮重叠空间却是不同。

    那是一种无比诡异的情况,一种特殊的,具备实体化的鬼蜮的灵异形成的一种独特空间。

    这种空间,因灵异的寄宿体本身就是某一片土地而成型,它们复苏之后,天生具备鬼蜮,是类似于尸鬼一般的,天生的红鬼,无比凶险和可怕。

    换言之,这种灵异,就是一片会移动的区域。

    梦境记忆中,也有类似的情况。

    一个村子化作灵异,随机出现在世界各地,而且村子本身就是一种鬼蜮,时常有人误入其中,死于非命。

    而这种‘村子’中的一切,毫无疑问,都是真实的。

    而这就造成了一种更为可怕的现象。

    因为村子本身并不是虚假,而是真实,一旦村子本身其中还有其他的灵异,那么这就代表着,一个鬼蜮之中存在着不止一只灵异,而是复数的灵异!

    刚刚的画面,封不平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可能!

    封不平骇然失色。

    开什么玩笑!

    这种灵异居然也出现了吗?

    而且,还是五年前!

    他简直惊恐。

    要知道,如果换做是其他的情况,他都不怕,甚至于如果是这种情况之中存在的不是尸鬼,而且是伏尸这种存在,他都不担心,毕竟鬼蜮重叠类型的灵异,并不是无解,但是如果其中存在着尸鬼,而且还是伏尸这一等级的尸鬼,那么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这已经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这代表着什么?

    因为伏尸的存在,鬼蜮重叠的灵异将无法解决,哪怕本不是无解,也会化作无解!

    而相对于伏尸,又是另一种情况,本身伏尸就已经堪比无解了,哪怕是封不平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处理,但最少,那是被其自身特性限制,注定了无法蔓延的存在,只要捕灵人方面做好了万全的限制,并不会带来威胁,甚至于可以说在这种非灵气完全复苏的情况下,根本没有更进一步造成威胁的可能。

    但是附着在另一个特殊的灵异的鬼蜮之中,岂不是说,它直接就具备了移动的能力?

    尸鬼,加之特殊灵异,无解!

    而哪怕特殊灵异本身的威胁程度再低,一旦有了尸鬼,且还是伏尸级别的尸鬼的存在,以伏尸的特殊性,一旦有任何的可能,让伏尸的气息泄露出来,造成的后果简直难以想象!

    所到之处,必然是白伏尸横行,尸横遍野!

    “嘶!~”

    想到可怕之处,封不平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怎么了?”花主似乎察觉到了封不平的异常,好奇的看过来。

    封不平闻言,也是猛然反应过来,连忙摇头;“没,没什么……”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那种情况真的存在,他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发现,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花主也没有深究,“封不平,你的想法对我很有帮助,梁家村的事情,我也从云天睿和梦云口中了解过,你对付尸鬼的方法的确有着一定借鉴性,不管如何,关于你解决了梁家村尸鬼的这件事,我都要感谢你。”

    “这……花主严重了。”

    感谢我?

    就算要感谢,也不该是你的吧?

    要知道,封不平老家所在的陇县,虽然也算是接引之花管辖的地盘。

    但是涉及到了a级灵异,那已经不是接引之花一个势力的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说,任何一件达到a级的灵异事件,都是八大势力共同需要面对的问题。

    因为a级,代表已经可以威胁到整个国,是需要所有势力共同商议才能够做出决定的。

    不过这个问题封不平并没有多想,或许因为尸鬼出现的位置,正好是接引之花的地盘,又或许,花主只是代表着上面。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花主显然也没有解释的意思。

    她微微摇头:“不说这些了,此次让封不平你过来,主要是为了此次金市之行的,此次金市之行,本不该是你去,有些人自作主张,不管如何,我作为花主,也需要给你一个交代。”

    ……

    和封不平想的差不多。

    这一次花主找封不平过来,的确和金市这件事有关,只是直到走出空中花园,封不平也没想明白,花主这种大人物为什么会专门为了这么一件事找自己,毕竟在他看来,这种事情虽然有人的确做错了,但以他的地位,还不足以让花主出面亲自道歉。

    其实封不平根本就是想岔了。

    别说此时以他b级的捕灵人身份,在任何一个势力中都算得上中坚力量这一点,光是去接连表现出来的能力,就已经足以让任何人重视了。

    为什么梦长生会第一时间接触他?

    为什么实力系在知道了封不平被梦长生笼络后会如此生气?

    这本身就代表着,在封不平所不知道的某些地方,他的存在,已经渐渐开始受到重视!

    或许,也只有封不平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

    更不知道,因为他的存在,因为他的事迹,此时整个捕灵人世界的捕灵人,早已经注意到了他,甚至于为之惊叹。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次花主亲自出面,还是让封不平的心情好了不少。

    最少接引之花,有着花主的表态,并没有让封不平彻底对接引之花失望。

    ……

    “尸鬼……浮尸吗?”

    封不平离开,花主默默的走向空中花园的边缘,站在空中花园的边缘,向着外面的世界眺望。

    恍惚间,花主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夜,那一个荒野义庄,那无比绝望的一刻。

    电闪雷鸣,火云漫天,恐怖笼罩着她的整个世界。

    无比漫长,无比漫长……

    漫长到,那一切至今都还笼罩在她的心间。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轻轻抬头,望着天穹隐约已经可见的暮色和星空,自语呢喃:“至今……已经五年了吗?真是过得快呢。”

    “自从师父带着我逃离那儿后。它,已经消失,了无音讯五年了。而按照师父临终时,最后的预言,以及我继承的能力的感知,或许,时机就在最近了……”

    “可以开始准备起来了,不管如何,该来的终究会来。”

    语落,本除花主之外空无一人的空中花园中,突兀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影子。

    这一幕,如果封不平此时看见,必然会无比惊讶,因为这道身影,居然就在刚刚他作者的位置的旁边。

    身影默默的躬身,下一刻消失无形……

    ……

    与此同时。

    陇县,舍子花。

    一如既往的冷清。

    本身陇县就是一个小地方,而舍子花又开在相对来说更为偏僻冷清的街道,和周围的店铺经营的生意也格格不入,这使得舍子花的生意非常冷清。

    不过这儿毕竟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本身也没打算以经营为营生。

    此时,吴昊正坐在落地窗旁的位置,默默的看着外面淅沥沥的雨幕发呆,身前的一杯咖啡早已经冷掉了,吴昊却丝毫不觉。

    “时间一晃,已经五年……”

    吴昊幽幽一叹:“是时候开始准备了。”

    有些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身为那一次事件的知情者,却非常清楚。

    而吴昊,作为接引之花‘花主系’的一员,当然也知道。

    默默的为自己点燃一颗烟,品味着略微的辣喉,须弥,掐灭了烟,继续默默的注视着窗外的雨幕,隐约之间,山雨欲来的压抑感让人窒息……

    而此时,不止花主和吴昊。

    很多人此时都在默默的准备着。

    不限于接引之花,甚至于……

    不仅限于捕灵人……

本文网址:http://www.5323391.com/xs/0/449/5444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323391.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